免费播放日本、韩国、亚洲、欧美三级片视频网站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LSJ2022@outlook.com

魔教教主成昆干遍倚天诸女

魔教教主成昆干遍倚天诸女

第一章:重

这是哪裏?!
成昆慢慢的睁开眼,迷惘的看着周边,反正自己身处在一座寺庙之中,面前是一座大佛,而旁边有数个和尚正在打坐念经。

怪了,我不是明明在上英语课麽?怎麽瞬间跑到这地方,难道是做梦不成?不过这梦境怎麽会如此真实?
他正在纳闷,旁边一个老和尚皱起眉喝道:“圆真,你在发什麽呆?”
圆真?这是在叫我?
成昆瞬间脑子涌进一堆记忆,他慢慢读取,不由神情大变,目瞪口呆。

原来我穿越成倚天屠龙记裏的第一恶人成昆!
哎,我不就是意淫了一下讲台上的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女英语老师麽,不就幻想了上前撩起她的职业短裙,当场把她扒光,然后各种操她的姿势……老天至于这麽对我麽?
不过……这成昆可真是无恶不作呀。
他歎了口气,有几个记忆片段让他下身瞬间坚硬如铁。

一个是在明教密道中,他与师妹柳芯茹的数次约会,那个神圣无比的明教圣地,成了他们多次苟且的地方。
那天,成昆刚把柳芯茹剥光,让她扶着石柱背对着自己,然后脱掉自己衣服,掏出自己那乌黑的鸡巴,一下一下得拍打着她大白屁股,正準备插进去时候,明教教主阳顶天刚好走过来。

“顶天,你怎麽来了……”柳芯如猛地见到他,吓得魂飞魄散,全身不住颤抖。

阳顶天瞧见自己妻子白花花的身子一丝不挂,那对大奶子在火把下白的晃眼,还不停抖动着,矫健有力的大腿岔开站着,而在她的背后竟有个陌生男人。

“你们!”

阳顶天顿时急火攻心,一口鲜血喷洒出来,瘫倒在地动弹不得。
柳芯茹知道闯了祸事,顾不得自己光溜溜的,连忙扑过去:“顶天你怎麽了?”
“你,你对得起我吗……”阳顶天看着光溜溜的柳芯如,心中更是愤慨,伤势也就越重。说这话都十分吃力,手更是擡不起来。

成昆瞧见他这模样放下心来,挺着硬邦邦的肉棒,悠悠的走过去,伸手惬意地揉捏着柳芯茹的巨乳,瞥了阳顶天一眼说道:“别看了,他练功走火入魔了,没救了。”
阳顶天更是气得五内俱焚,七窍生烟。
柳芯茹对阳顶天还是有感情的,哪愿意看他就此死去,哀求道:“师兄,我们今天就到此爲止吧。求求你,快救救他好吗。”
“救他?他死了不是刚好,我们就能做长久夫妻了。”成昆笑嘻嘻说着,走到柳芯茹背后,抓住她的大白屁股,一挺身一把插了进去。
柳芯茹猝不及防,只觉下身被硬物填满,不由觉得爽快,忍不住“啊”的一声尖叫出来。
但马上回过神,再看见阳顶天绝望痛苦的看着自己,连忙停住呻吟,哭泣说:“对不起顶天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啊,啊,哦……师兄你住手……你轻点……”
柳芯茹使劲扭着自己屁股,但是无济于事,毕竟自己武功与成昆相差太远。
成昆怎会放过她,在明教教主面前干着他老婆,这种机会可是少有。

他狠狠抽插,狠狠撞击柳芯茹的屁股,弄的她是浪叫连连,止也止不住,只能边哭边呻吟。
柳芯茹心中无比羞辱,自己丈夫就在自己身边,马上就要死去,而自己竟让别的男人操的忘乎所以。
她伸出手捂在自己胸前,让自己那对巨乳不要抖得那麽厉害,省得刺激阳顶天,这也是她能爲阳顶天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但是她早被干得全身酥麻,一只手还得撑着地闆,就凭剩下那只手,哪能捂得住那跟小西瓜一样大的大肥奶?不一会儿,奶子又是不停摆动,挣脱出她的手来。
而且被干到高潮时候,下体湿润泛滥,不时有淫水滴下,溅到阳顶天的身上。
成昆看得好玩,拍打柳芯如的肥臀,推着往前爬着,让她下体对着阳顶天的脸上,任由那淫液落在他的脸上。
阳顶天怎受得了这口气,几次想运功起来杀了这对奸夫淫妇,不料反而让自己经脉尽断。
在成昆将自己子孙尽数喷洒在柳芯茹体内那一刻,柳芯茹全身不住的颤抖着,而阳顶天也在此刻一命归天。
成昆拔出阳具,柳芯茹身子一软瘫倒在地,痛苦的呻吟着:“顶天,对不起,我是个贱女人。”
她边说着,自己阴道裏溢出浑浊的精液,在阳顶天脸上流淌着。
……
另外一段记忆则是在徒弟谢逊家裏,那天趁着酒后,沖进他妻子的屋裏,剥光她的衣服,直接施暴。
这成昆真的无恶不作呀,而且人妻控的很,实在是罪过罪过。
成昆正摇头歎息,却听空性和尚喝道:“圆真,你不好好念经,在那裏胡思乱想什麽?”
成昆连忙收起心神,一边瞧着木鱼,一边认真的念了起来。
空性这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不过他却是没听成昆念得是什麽,否则保準气的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成昆他念得是:“殷素素、周芷若、赵敏、纪晓芙、杨不悔、小昭、紫衫龙王、朱九真……你们就一个个排队等着老衲来操你们吧……”

第二章:冰火岛暴奸殷素素

夜裏。
成昆在少林寺后山寻了个没人的地方,试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武学,运起内劲,一记幻阴指对着岩石击出,那岩石上瞬间多了一个洞口。
看来穿越过来,武学也都还在,还是倚天裏一等一的高手。
掐指算一算,现在倚天裏能打过自己的,大概也就张三丰、黄衫女子、少林三渡那几个人罢了。
如此看来,自己真的能在这个世界爲所欲爲。只可惜回不过自己的世界,否则先去把自己那胸大腿长的骚货英语老师给强奸了。
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倚天有的是美女,一个个干过去好了。
算算时间,现在张无忌应该刚出生几年,他们一家人还在冰火岛。
也罢,先去找他们去,省得到时候殷素素一回中原就自杀了,白白浪费了这麽一个绝美人妻。
……
数个月后。
冰火岛上,张翠山拿着鱼叉,在小溪流裏专心緻志的看着鱼儿游动,正準备待机下手,忽然眼角看到远远有个高壮汉子朝这边走来,连忙擡头望去,心裏十分纳闷,自己来到冰火岛已有七个年头,从没见过其他人。

正想着,那人已来到身前,却是个身着袈裟的和尚,连忙惊喜道:“这位大师你怎麽会在此地?”
这和尚自然是成昆,他费尽心思总算来到冰火岛,寻了几天找不到人影,现在看到张翠山心裏也是欢喜,双手合上道:“贫僧少林圆真,本随着商船前往东瀛求经,不曾想到中途遭遇暴风雨,船只覆灭,幸好抱住木头漂流到此岛,不知此是何处?”
张翠山听闻是名门正派的人,更是高兴,大笑说:“我是武当张翠山,七年前流落到此无名荒岛,今日得见大师,可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成昆假意惊道:“原来阁下是武当张五侠,失敬失敬。久闻七年前,张五侠和谢逊一同消失,武林中人还以爲是同归于尽,不曾想到竟在此地相逢。对了,谢逊他人呢?”
张翠山心生警惕:“大师找他做什麽?谢逊他已改邪归正,你莫非……”说罢心中想,这和尚若是想对义兄不利,我拼了性命也要护他周全。

成昆连忙摇头道:“张五侠误会了,其实这些年来,武林中人已经搞清楚,谢逊他是被冤枉,一直是在给他师父霹雳手成昆背黑锅而已。而今成昆已伏诛,武林中人无不盼望能跟谢大侠说声抱歉呢。”
成昆爲尽早找到殷素素,不惜一再编排自己。

张翠山一听果然欢喜:“竟然如此,大师快随我来,我义兄听闻此消息一定开心的不得了。”
说着便急匆匆得在前面带着路。
成昆笑着跟上,心裏暗想这张翠山真是好忽悠,这麽主动带我去找他老婆。
不多时,两人来到一山洞面前,只见一个满头金发的瞎眼汉子,手裏捧着一柄宝刀,正坐在树下苦思着。
这人正是金毛狮王谢逊。
张翠山远远见到他,跑过去开心道:“义兄,今日我遇到一个少林来的和尚,说是你的大仇人成昆已经伏诛了!”
“此言当真!”谢逊听到这消息愣了一下,随后又惊又喜,猛地站起来。
“当真呀谢大侠。”成昆笑着说,他也没撒谎,原本那个成昆已经不在了,取而代之是自己这个成昆2.0。
谢逊听他说话,只觉声音格外熟悉,瞬间反应过来,脸色大变怒喝道:“你是谁?你是成昆!”
“徒儿你的耳朵可真好呀。”
成昆早有準备,见他起了疑心,就是一记幻阴指使出,击中谢逊胸前檀中穴。
谢逊猝不及防,砰的一声摔倒在地,已是动弹不得,咬牙切齿道:“成昆……我的好师父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成昆摇摇头道:“哎,徒儿若非你这麽快就认出爲师来,我还想让你多活一会。”
“成昆你何不干脆直接杀了我!”谢逊怒喝道。

张翠山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,没想到自己竟把义兄的仇敌引来,当下愧疚难当,连忙一招武当长拳朝成昆迎面打去。
不过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二流好手,在成昆眼裏根本是不够看,随便招呼了两招,也是重伤倒地不起。
“大哥,对不起,都怪我。”张翠山捂着胸口,顾不得疼痛,悔恨道。
“哎,不怪你,要怪就怪这贼老天。成昆,你动手吧。”谢逊在岛上研究屠龙刀多年,仍无半点心得,当下被仇人追杀上门,还被打成重伤,不由觉得生无可恋。
成昆笑嘻嘻道:“不急呀,我的好徒儿,等下让你们看场好戏……哦,你看不见了,那听着也行。”
“你想干什麽?”谢逊心中有不祥预感。
成昆道:“干什麽……徒儿呀,爲师突然想起那天干你妻子的情形了。她是叫菲菲吧,那天七月十五,我借着酒劲沖进她房裏,她穿的窄窄的质孙衣,被那对奶子撑得鼓鼓的。她当时还以爲我喝多认错门了,笑着过来扶着我说‘师父,你的房间不在这裏,我带你去吧。’说着奶子还蹭到我手上一下,可真大呀,徒儿你还记得不?”
谢逊狂吼道:“成昆你这个畜生!不要说了!”
成昆慢悠悠的继续说:“我当下一转身,双手抓住菲菲衣服两边,用力一拉,衣服瞬间被我拉破。好家伙,那对白白的嫩嫩的大奶子,顿时砰的跳了出来。菲菲当时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,连叫都忘了,直到我抓着那奶子玩了几把,她方才拼命挣扎,不过哪有什麽用,还不是被我扒的光溜溜的……”
“成昆你够了!”谢逊已崩溃的不行。

张翠山在旁边默默想,大哥真可怜,妻子被人强暴还不说,竟还被迫听她被强迫的经曆。
正想着却听见不远处传来脚步声,还有说笑声,正是殷素素和张无忌。
张翠山当下脸色一变,大声喊道:“素素,快带着无忌跑呀。”
心裏暗暗祈祷,素素你千万要逃出去,不然落在这淫贼手裏,可真不知道是什麽结果。

成昆转过身,看见那边一个肤色如雪,穿着兽皮的美少妇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稚童走来,于是嘿嘿笑道:“正戏总算要开始了。”
张翠山听了更是心惊肉跳,赶紧继续狂吼道:“素素、无忌你们快跑呀。”
殷素素原本以爲普普通通的一天,听到声音暗感不好,连忙停下脚步,警惕的望着这边,準备见机行事。
不过张无忌瞧见义父和父亲都趴在地上,却顾不得一切,挣脱开殷素素的手跑过来:“爹爹,义父你们怎麽了?”
“无忌你快跑呀。”张翠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成昆看着张无忌,伸手一抓拉到身边:“无忌呀,等下让你看个好玩的哦。”
“我不看,你欺负我爹爹,你是坏人。”张无忌一拳朝成昆胸口打去。

“我何止要欺负你爹爹,我还要欺负你娘亲呢。”
成昆笑着伸手一格挡,张无忌被他内力反震,顿时疼得在地上翻滚哇哇直叫。

“无忌!”殷素素眼见孩子受伤,当下再也顾不得其他,飞快的跑来。

成昆转头看去,见这殷素素果真是绝色,而且穿着极其清凉,胸间围着一块兽皮高高的隆起,那精緻的锁骨,平坦的小腹尽在眼前;而下身就腰胯间简单用兽皮做了条短裙,那修长结实有力的玉腿,完全展露在外面。
这是因爲冰火岛并没其他人,而谢逊是个瞎子,张无忌又还小,所以殷素素并无所谓。
现在她见成昆的眼睛不停的在自己胸前、腿上游来游去,心裏觉得十分恶心,后悔没多穿一点,但现在也来不及,只想尽快把张无忌救出来。

不过她刚一伸手,成昆已经搭住张无忌的幼小的肩膀,把他拉了回来。
张无忌吓得手脚乱动、哇哇直哭:“妈妈,救我。”
殷素素连忙喝道:“你这和尚快放了我孩子,否则有你好看。”
成昆听她威胁,心裏觉得好笑,手上稍微用劲,张无忌疼的惊叫出来:“好疼,疼死我了。”
打在儿身,疼在娘心。
殷素素见孩子受苦,心痛得肝肠寸断,垂泪道:“你到底想怎麽样,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麽英雄。”
成昆看着她焦急的神情笑道:“那我不欺负小孩子,就来欺负夫人您咯。”
殷素素一怔,心中有着不详预感。
成昆眼睛往下一滑,盯着她上围的深邃的乳沟,笑嘻嘻说:“张夫人,你先把你胸前那碍眼的兽皮给摘了,让老衲看看你的大奶子。”

“这怎麽可能!你胡说什麽!”殷素素听到这麽粗俗的言语耳根都红了。
成昆笑笑不说话,手上又一吐劲,张无忌疼得脸都涨红了,又一声惊叫出来。
殷素素心疼的不行,连忙道:“你住手呀!”
成昆丝毫不松手,张无忌哇哇大哭:“妈妈……”
“你快松开,我答应你就是……”殷素素本想拖延一下时间看看有没转机,谁知见成昆压根不听她说的话,持续地再加力。

看来别无他法了,顿时一咬牙,手伸到背后解开活结。那截兽皮失去束缚,当下滑落到地。
顿时殷素素那如羊脂玉雕成的上身光溜溜的,一对硕大的玉乳丝毫没因爲生育而下垂,反倒傲然挺拔着。

现在因爲愤怒或者是焦急而不住抖动着,真可谓乳摇奶滚呀。
成昆眼睛看的都直了,不禁舔了一下舌头,这身材真是极品呀。

“成昆,你这丧尽天良的畜生!”谢逊从他们言谈中判断出发生什麽事情,当下又气又恨,因爲自己竟连累了义弟一家人。

“素素……”
张翠山看见义兄动弹不得,而自己爱妻竟在敌人面前裸着乳房,自己却什麽都做不了,不由绝望的闭上双眼。
“对不起五哥,我得救无忌。”殷素素不该去看他。
“我知道,我不怪你……”

“大师,可以放开我孩子了吗……”殷素素见成昆眼睛一直在自己裸胸上扫来扫去,不自觉的伸手去遮挡。
成昆顿时脸色一变,冷冷道:“把手放下。”
殷素素歎了口气,无奈的垂下手。
成昆还是不满意:“双手放到背后,把胸挺起来。”
这也太羞耻了吧?
殷素素略一犹豫却听张无忌又哭出来,无可奈何,看来今天只能任他鱼肉了。
于是把双手放到背后,而后一擡头挺胸,那对硕大的奶子又是一跳动。
“把短裙也脱了吧。”成昆悠悠说着,宛如在后世面试女模特一样,不同的是对方丈夫儿子竟都在旁边。

殷素素内心在哀歎,今天被淩辱是必不可免了,但爲了无忌也只能豁出去了。
当下伸手伸到胯间,解开活结,短裙溜了下去。
顿时雪白的长腿根部一览无余,胯间的那块黑森林也露了出来。
“夫人真是绝色呀。”
“你还想怎麽样,可以放了我孩子吗?”殷素素之前也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,而今竟无助的哭泣着。
成昆伸手解开自己裤腰带,脱下长裤,露出自己的大毛腿,还有那根早已坚硬无比的大鸡巴。
殷素素看的面红耳赤,这家伙竟比丈夫大了那麽多,若被它扎进身体裏,那可怎麽受得了?

“张夫人,请你跪下,然后像母狗一样爬过来。”成昆一手抓着张无忌,一手撸着自己大鸡吧。
“素素不要呀。”张翠山痛苦的快要崩溃。
谢逊虽然看不见,但猜也猜出发生什麽事情,大吼道:“成昆你这丧尽天良的家伙。”
“徒儿,你吼什麽吼,待爲师爽过后,让你弟妹爲你服侍一下可否?”
“畜生!畜生!贼老天你怎麽不开眼呀!”
成昆懒得再搭理这崩溃的两个男人,转头见殷素素竟还站着不动,也不说话,伸出手在张无忌头脑摸来摸去。
殷素素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哀求道:“大师你快住手,我跪,我爬。”
她话还没说完,就急急忙忙的跪下,果然像只母狗一样,翘着雪白的屁股,在地上快速的爬了过来,跪在成昆面前。

“你知道我要你干什麽吧。”成昆腰间一挺,肉棒正好戳在殷素素洁白的脸上。
殷素素感到湿腻腻的,又有一股腥臭味传来,顿时只觉十分恶心,正想避开,但瞧见张无忌,只好任由这鸡巴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。

成昆调整一下姿势,让鸡巴顶着殷素素的红唇,正想侵入却被贝齿挡着,于是静静说:“夫人啊,你最好是把舌头伸出来,否则……”
他话未说完,殷素素已顺从的伸出丁香舌,轻轻舔着那青筋突起的大阳具,当下更觉得恶臭难闻。
而成昆则是爽得全身毛孔都开了,鸡巴越发坚硬,一挺身尽数插进殷素素樱桃小嘴之中。
然后抓着她头发,用力的往自己胯间按去,让肉棒顶到她咽喉深处,猛烈的抽插了几下。
殷素素痛苦的不行,连忙挣脱开去,不止的咳嗽。
成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冷冷道:“张夫人,你……”
“对不起,我实在忍受不住。”殷素素诚惶诚恐的转回头来,这下顾不得其他,张开嘴含住成昆肉棒,用腻滑舌头在上面轻轻打转着。

“舒服,夫人你的口功真不错,平时张五侠可有福了。”成昆一边享受她的香舌,一边伸手把玩着她丰满的乳房,只觉手感滑腻,堪称极品。
一来因爲殷素素身爲天鹰教教主之女,自然从小娇生惯养,二来在冰火岛这几年一直食寒鱼爲生,肌肤养的是细腻光滑,可真便宜了成昆。

殷素素心中无比悲哀,自己还从未帮丈夫口交过,现在竟然当着丈夫的含着仇人的鸡巴。
但也无可奈何,只好忍受着胸上的酥痒,含着成昆的肉棒,不停的吞吞吐吐,希望能早点让他射出来,结束这一场噩梦。

成昆爽得全身毛孔都开了,干脆把张无忌扔到一边,腾出两只手把玩殷素素的两只奶子。
再说张无忌被摔倒在地,哇哇哭起。
殷素素见儿子脱身,哪还有兴緻帮成昆含肉棒,当下推开他,朝张无忌扑过去,一把把他抱着怀裏抚摸着脑袋轻声说:“无忌,你没事吧?”
张无忌靠在母亲柔软的怀抱裏,伸出小手抓住她雪白的奶子,心中充满安全感,呻吟道:“妈妈,我好疼。”
“可怜的孩子。”殷素素正想再爱抚爱抚他,成昆已经走了过来,一把抓住她的大白腿往后一拉,摆成跪着的姿势。

殷素素轻歎了一口气,她早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和尚对手,现在已是认命,闭上了眼睛,紧紧把张无忌抱在怀裏。

成昆摩挲着她圆臀,拍了几下,将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。
“哦……”殷素素呻吟,心中却是落下一块大石,终究还是被干了,不用再想怎麽避免了。
只要无忌没事就好……殷素素想着,却发觉张无忌竟张开小嘴,把自己乳头含在嘴裏,而另外一只小手使劲揉捏自己另外一个乳房。
当下十分无奈,哎这小鬼,这种时候竟还趁机占娘的便宜。
成昆抓着殷素素柔软腰肢,使劲撞击她雪白屁股,他也发现张无忌的小动作,心中觉得好笑,便道:“张夫人,令郎对你眷念的很呀。”

殷素素一直死咬着牙关,避免自己浪叫出来,刺激到丈夫,现在听他这麽一说,全身一颤,也顾不得其他,宣洩般的叫了起来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你轻点……”
“要不这样,你把你孩子的裤子脱了,像刚才含老衲的鸡巴一样含着他的小鸡巴。”
“怎麽可能!”殷素素气的满脸通红,这不是要我乱伦麽,还在丈夫面前。

成昆冷冷道:“如果你照老衲话去做,我会考虑爽过之后,就饶了你全家的性命,否则等下第一个就先取了令郎的小命。”

“素素不要,我们全家一起死也轰轰烈烈,千万不能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!”张翠山自小受到儒家教育,怎能接受的了,他若是能动说不定会提剑杀了妻儿,以全全家节操。

成昆惬意的抽插,享受着殷素素温润的小穴,笑盈盈道:“夫人若是不肯,等我就把令郎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捏碎。”

“对不起五哥。”
殷素素垂下泪,伸手解开张无忌的裤子,看着他尚未发育的小鸡巴,此时也是硬硬的,心中有些无奈:这孩子对亲娘也……以后长大了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姑娘呢。

想着张开小嘴,轻轻含住那小鸡巴,用舌头温柔得拨弄着,心中却觉得无比宽慰。
这是自己的孩子,小时候恨不得把他含在嘴裏,现在只能含住一小部分了。
“娘,娘……”张无忌快活的叫出来,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殷素素的奶子。
不多时,他竟在殷素素嘴中射出童子精。

成昆看见这一幕,肉棒变得更是坚硬无比,狠狠的推进。
数百下后,他终于忍不住,灼热的精液尽数射了进去。
殷素素身子早就被蹂躏得瘫软如泥,感受到他射精后,心中总算松了口气。
这噩梦该结束了吧。
成昆拔出尚还僵硬的肉棒,将殷素素翻成正面朝上,然后一屁股坐在她丰满的乳房上,将沾着彼此液体的肉棒,用她的脸和小嘴清洁着。
殷素素麻木的用舌头将上面残留液体舔干净,吞咽下去,看着一脸满意的成昆道:“大师,你可以走了麽?”

成昆摇了摇头:“方才我说过,我要让我徒儿爽爽,毕竟曾经奸杀了他妻子,害他做了十几年的和尚,是该找个绝色美人补偿补偿他,我看夫人就不错……”

殷素素气的鼻子都歪了,这什麽人,干了自己不说,让自己帮儿子口交也就罢了,还要自己去跟谢逊做那种事情?
做梦!
成昆早知道她会如此,站了起来,抱起张无忌,一边用脚掌在殷素素乳房上磨蹭着。
“张夫人,你真的不肯麽……”
“大师你等等。”
殷素素绝望的落下眼泪,爬着来到谢逊面前,伸手解着他裤带。
谢逊惊道:“弟妹,万万不可呀!”
“对不起大哥,都是爲了无忌。”
殷素素心中无比凄凉,你以爲我乐意麽?
她用着柔嫩的小手握住谢逊肉棒,放进嘴裏舔舐着,直到变硬后,一把坐了上去,摇着裸身轻轻说:“大哥,干我吧,在五哥的面前狠狠干我吧……”
张翠山已经是泪流满面,痛不欲生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